本站热门
康泰凉茶
地址:广西桂平罗秀蒙山山口68号
邮编:537200
联系人:梁先生,卢女士
电话:15816936159 18376525706
手机:曾用号 13077405800
E-mail:LK@kangtai.name
网址:www.kangtai.name
你的位置:首页 >> 闲话医食 >> 中华文明  中华文明
中华文明
来源:Internet | 发布时间:2011-01-09 | 浏览次数:

华夷之辨

《汉书》云:“是以春秋内诸夏而外夷狄。夷狄之人。贪而好利。被发左衽。人面兽心。其与中国。殊章服。异习俗。食饮不同。言语不通。是以圣王禽兽畜之。不与约誓。不就攻伐。约之则费赂而见欺。攻之则师劳而致寇。得其土。不可耕而食。得其民。不可抚而畜也。是以明王外而不内。疏而不戚。”“华夷之辨”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区分呢?文化区分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,根据我们中国所有的文化典籍,包括我们文化发展的脉络,和文化的层次,也是解释不通的。据孟子之言,从我们文明的层次来判断,我们文明的层次有‘家、国、天下’,也就是‘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’,你提的判断方法,首先必须符合‘家’这个层次的文化,也就是说,我们的文化必须要一以贯之,何谓一以贯之呢?就是说你在你的文明体系里从始到终,从你的祖先贯通到你所处的时代。判断我们的文化正确和错误与否,就要从这两个方法去判断:一个是历史上能不能贯通,也就是从我们祖先,也就是从炎黄开始能不能贯通,因为从黄帝开始,文明开始固定下来;第二是能不能从文明的层次上贯通,我们的层次上怎么贯通呢,就是‘家、国、天下’会不会贯通,因为我们的一些判断标准会模糊不清,所以要把他搞清楚就要回到‘家’这个层次上。因此你要搞清楚‘夏夷之辨’,必须要看两个,也就是能否贯通炎黄这个历史以及能否贯通‘家、国、天下’这个层次。
这里就讲‘家’这个层次,因为你要判断我们的文化是否符合标准,你就要首先过哪关?就是‘家’这个关。就好像我们家的人一样,他要出仕,他要治国平天下,首先他就要‘齐家’,‘齐家’做不好就不要谈治国平天下,治国平天下就没他的份。所以,就要回到这个‘家’上,这个‘家’不是‘家庭’的家,而是‘家族’的家。哪个属于这家人,哪个属于那家人,我们怎么判断呢?就用姓氏,姓氏就是血统。这个张家的人和李家的人是怎么判断的,你是姓张氏的人就是张家的血统,姓李氏的就是李家的血统,在判断谁是谁家的人,就是这样判断的。
那么,可能有人问,这样的概念和‘夏夷之辨’有什么关系呢?文化都是要贯通的,‘家、国、天下’都必须贯通的,必须是一模一样的,既然在‘家’上他是用血统来划分的,‘国’上也是用血统来划分的,天下的族群也是用血统来划分的。不一以贯之,就不符合我们的文化‘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’。在家的时候用血统判断,在国的时候用文化判断,在天下的时候用其它判断,这还有什么意义呢?所以,家是用血统来判断的,国也是应该用血统来判断的。过去的国就是哪个家族的封国,这个国可不是混乱的。在这个家族的封国之内,他允许别的家族在里面,甚至当官都是可以的,但是这个国一定是某一家族的,是某一分封家族的,与血统是一致的。那么,到这个天下,天下是谁的呢?这个家根据血统划分属于谁的,这个国根据血统划分属于谁的,那么这个天下也分属于谁的,这个天下,我们认为就是属于我们华夏的。这个天下需要诸夏人来统领的,为什么要诸夏人来统领,这个不需要跟任何人争论的,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认为的。华夏文化有一条判断标准,就是你做的东西对不对,就是你和祖先的一样还是不一样,如果你和祖先不一样,那就错了,如果你和祖先一样,那就对了。因为这是我们祖先立论的。所以,我们的文化就是这样传承的,孔子讲‘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’,就是说,我们的文化是述祖先的文化,我们的文化‘信而好古’。对我们过去的历史,我们是‘信’的,我们是‘好’的。‘信而好古’这个是原则,就像孟子批判杨墨‘无父无君’,他并不是说你这个理论怎么样,我们的祖先都是‘有父有君’的,你这个‘无父无君’就是禽兽。所以你不符合祖先的就是错误的,你和祖先一样的就是对的。有人说,假如祖先错了怎么办?你要记住‘信而好古’,你没有权力去怀疑祖先是错的。在讲华夏文化的时候,你要知道这个原则。有人说,那不是不让人思考吗?你要先知道这个概念,你只有进入一个更高的思考范围,才能懂得文化的境界是什么,如果一个文化都必须要用理论来辨别的话,那这个文化的境界就不一定高了,那么,他是什么呢?他是逻辑,他是知识。知识的层次,进入的时候,都要先懂他是什么,比如学勾股定律,你学这个知识,你首先要知道勾股定律是什么,他必须回答这个东西。
文化他回答你两个东西最重要,第一是‘志’的问题,第二是‘气’的问题。关于‘志’,作为文化来讲,什么样的文化都没有作为奠定‘中心’的文化的志向最大,他是天下文化的中心,那么,这个‘志’就是很大了。还有就是这个‘气’,他要‘气贯长虹’,你这个‘气’不能今天口气很粗,明天就像游丝一样,那就不行了。所以,这个‘气’要一以贯之,浩然之气,要从上到下,从历史到未来都要养着。所以,他必然要告诉你和祖先一样,只有你和祖先是一以贯之的,他这个气才是永远不断的,才永远有那个浩然之气,才是贯通的。假如说你今天和祖先不一样,你的儿子和你不一样,你的孙子和你儿子不一样,这一百年和下一百年不一样,那你这个‘气’就必然断了。一个民族的文化一旦断了,那么这个民族,这个族群就该灭了。如果他的‘志’不是‘中心’的话,他的‘志’变成边缘了,变成附属了,那么这个民族就要马上退出历史舞台了。所以,一个民族的文化就要就要解决他占据中心这个志向,还有就是一以贯之的气象,他的志向和他的气象就要合而为一,我们讲人要有‘志气’,这个是学习文化的基本标准。
因此,过去都是这样区分的,在家根据姓氏,谁家的血统就是谁家的孩子,在国分到谁家就是谁家的,这个天下就是我们华夏的。我们的祖先认为‘家族、国家、天下’是三个不同的层次,而这三个层次是贯通的,也就是说他的标准是一样的,如果标准不一样,也就是说你解释错误了。所以,我们祖先就把这个族群的划分采用了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血统的方法。采用血统的方法,也是‘法自然’的一种状态。就是最上古的时候,也就是原始的时候,包括荀子也讲过,韩非子也讲过,那时候的人不知道父母,他没有进入文明,他没有进入文明的原因就是没有用父系的血统对人进行划分。那时候的人还不知道父母是谁,就像这个禽兽是一样的。所以,用血统把人分开,这个属于这个家族的,那个属于那个家族的。用血统划分了以后,这个社会才有了根本的秩序,也就是说‘父系血统’划分是社会的一个基础文化,也就是一个基础的标准。而这个基础的标准在我们祖先这个地方优先把他系统化了,理论化了,也就变成了我们的‘齐家,治国,平天下’。也就是以父系血统划分人群,把他推广到社会,做成了三样东西:一个是‘家’,一个是‘国’,一个是‘天下’。就是在‘家’这个地方以‘姓氏’来划分,在‘国’这个地方以‘诸夏’来划分,天下的话,就以‘华夏’来划分,就这么简单。‘夏夷之辨’的基础理论就是血统划分,属于炎黄子孙的就是诸夏,非炎黄子孙的就是夷狄。我们对四周的夷狄有多种称呼,有的叫夷,有的叫蛮,有的叫狄,甚至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,我们称呼西方的为鬼子,还有日本鬼子,西洋鬼子,其实夷狄和鬼子是一个概念,包括鞑虏、鞑子、鬼子、犬戎、蛮,都是我们的祖先对他们的特点的称呼,他们的身份都是一样的,非华夏,非诸夏,也就这么简单。他都是用炎黄血统来划分的,‘夏夷之辨’就是一个标准,就是血统的标准。
‘夏夷之辨’以血统为标准,那我们的文明怎么讲呢?文化这个标准不是用来辨别夏夷的,文化这个标准对内,就是在诸夏范围里用来划分正统与非正统的,就是‘孝和逆’的,而文化对外用在‘夷’那里是划分‘敌和友’的,他是我们的友邦,还是我们的敌人,就是说,他们朝贡朝拜我们华夏,他就属于我们的友邦,或是我们的附属。他不朝拜我们,也不给我们递书,什么也不给我们,也就是说,他就对你进行邦交,称你为中国,天子,中央之国,他就是夷狄,很多都是你的敌人,我们就是这样的区分方法。夏夷之辨’就是用血统的方法把世界上所有的族群,也就是我们和其他的族群划分开来,就是我们和他们划分开来,就是把诸夏和非诸夏划分开来。诸夏就是炎黄子孙。非诸夏就不是炎黄子孙。就是把这个世界一分为二。
我们用到文化的地方,是作为二级概念。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最高明的地方,他知道‘位’,比如说‘圣人之大宝曰位’,要把一种东西彻底的分开,并且再对他们进行准确的定位,要靠不同的秩序来划分。就是说,你先用血统把族群分为两部分,这个不是种族主义,这个是很自然的划分方法,比如你姓氏李的和姓氏张的,哪家的人都是很自然的,哪家生下的孩子这个是自然形成的,不是他家生的孩子就不是他家的,这个叫‘道法自然’。所以一个东西,要准确,要合理,要持久必须要和自然是一样的。如果他和自然不一样,那叫‘闻士太多’,在区分最重要大道理的时候,根本不考虑文化,根本不考虑思想的。最大的文明,就是父系产生了以后,就是自然产生父系以后,作为辨别你我的一种标准,这种标准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把他给升华了。所以,在家用‘伦理’,在国用‘诸侯’的方法,在天下用‘夏夷’的方法。总之,天下区分方法不能和家的区分方法有冲突对抗,而‘家’的区分方法不能和自然相对抗,我们这个‘父系血统’就是一个自然。因为我们的文化都是贯通的。第一级不要考虑文化,就是用自然的方法,炎黄子孙就是诸夏,非炎黄子孙就是夷狄,就是这样区分的,区分开了,就区分了你我,才能把我们和他们区分开来。有人说,你讲华夏文明讲到二十一世纪,突然天下不要文明了,我要告诉你,我们的文明是什么呢?我们是一个文明很大的族群,但是文明不是乱用的,就是这个文明有严格的界限的,就是说你不能推出任何一步,比如你在家是讲孝的,在国是讲忠的,孝就不能从家推到国。因为这个自然不会有错,你人对他进行创造,进行闻士过的,他都是错误的。血统就是如何把族群划分的更准确,他就是找到那个自然的中,中道就是自然之道,哪个最中,我们祖先觉得血统划分下来最中,就是最好。
血统划分了以后,再用文化划分第二级的东西就简单了。就是你这个血统把族群一分为二了,就是‘夏夷’之辨完成了。但是在这个‘夏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在这个‘夷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。通过文明的标准,就是在我们祖先自己内部,因为通过‘夏夷’之辨区分开来了。我们区分开了以后,下面就是对诸夏进行怎么样的定位,就是炎黄子孙怎么定位。我们把炎黄子孙区分开来了,就一定定位好了吗?其实还没有,还要进行定位。定位就是在炎黄子孙中,符合华夏道统,也就是黄帝道统,到周以后是春秋大义。天子的政权符合道统,他就是正统,因为天子的政权符合道统的,他对祖先来讲,他就是孝子。否者这个国家就不是正统,非正统,因为他是非正统的,那么他的乱象就会频出,因为他的非正统就无以号令华夏,所以,他在管理华夏的时候,越管理越乱,谁都不会听他的,为什么?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敬祖的民族,我们的宗教是祖先的宗教。所有的东西,当你的政权,当你的理论,当你的思想回答的东西都跟祖先不一样,就会出现什么呢?就是你无法号令炎黄子孙,炎黄子孙不听你的。就是与祖先不一样就是非正统,你是逆统,你是逆,你就不能号令这个天下,号令这个炎黄子孙。理论就是这样的,惯性也是这样的。你不能觉得你的理论多好,多先进,不说你代表三个,代表三万个也不行。你说你是先进阶级,你再先进也不行。你搞再多出来,到最后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。至于为什么?只能跟你讲,你符合祖先的就是对的,你不符合祖先的就是错的。也就是说,符合道统的,你这个天子对祖先来说称为孝,你就可以号令诸侯,如果你不符合祖先,那你就号令不了诸侯。这个是有规范的,你必须了解道统的本质,道统的本质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本性的延续和继承。率性之道,如果你连祖先的道统的延续性都不信了,你就根本没有认识到我们这个民族的本性是什么,也就是说如同你去银行取钱,你连卡的密码都不知道,你连这十几亿人的本性都不知道,你怎么去统领他们,你怎么去治理他们,你搞再多的理论,跟他们没有关系的。你这个银行卡搞的再漂亮,但不知道密码,你的理论搞的再好看,不符合道统,都是逆的理论。文化,思想讲到最后,到高处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,就只是一个方向和立场,也就是说,你的方向对不对,立场对不对。你的方向不对,你做的再多,再怎么做就是胡闹,南辕北辙。为什么有个孝和逆?孝就是祖先的方向,就是你跟祖先的方向一致,你跟祖先的立场一致,你就是孝,你就是正统。你不和祖先的方向一致,你就是逆子,就是不孝,就是非正统。你是非正统就无以号令天下。我给你举个例子,一个家族里,你要在家族里统领家族,至少要遵循祖训,如果你连祖训都不遵守了,那我告诉你,你不足以统领这个家族,即便他能暂时统领这个家族,当他稍微有衰落的时候,马上就会有祸乱出来,照样统领不了。和祖先方向立场一致,是正统,是具有凝聚力和力量的,这个就是通过一种方法把我们的族群的秩序给奠定出来,这个方法就是‘孝逆之别’,就是正统和非正统的区分。
 
TAG:中华文明,康泰凉茶
 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上一篇:没有了!
 下一篇:没有了!
相关内容